北京一女子隐匿千万拆迁款被诉,七旬老父当庭落泪


因为上千万元拆迁款的纠纷,74岁的老人与自己的亲生女儿走上了法庭。而女儿拒不履行生效判决,迟迟不支付888万元的款项,并且与丈夫一起向法官隐瞒钱款的去向。


北京一女子隐匿千万拆迁款被诉,七旬老父当庭落泪

老人因生活窘迫,还要照顾因脑溢血瘫痪的儿子,于是提起刑事自诉,将女儿、女婿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诉至法院。今天下午,本案在丰台法院开庭审理,女儿、女婿均当庭表示认识到了其行为的错误,表示愿意履行生效判决,请求法院从轻处理。


背景:女儿拿走千万拆迁款 七旬老父胜诉难执行

2014年,丰台区南苑人民公社分钟寺大队面临拆迁,该大队153号宅基地被划入拆迁范围。由于该宅基地上仅有谢菲(化名)一人的户口,拆迁部门便依据相关规定,与谢菲签订了拆迁安置补偿协议,将腾退补偿款1044万余元全额支付到了谢菲的账户。


但由于这处宅基地上的房屋,是谢菲的父亲谢平(化名)、母亲郑莉(化名)在1977年自建的,谢平认为拆迁款应该作为老两口的夫妻共同财产。因郑莉早年间已去世,谢平主张这笔款项应按法定继承计算,谢菲和其大哥谢林(化名)仅应享有相应的继承权。


于是,已至耄耋之年的谢平将谢菲起诉至丰台法院,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谢菲支付其拆迁款675万余元,支付谢林173万余元。庭审期间,谢林因脑溢血丧失了行为能力,谢平成为了儿子的法定监护人。


经两级法院审理,法院支持了谢平的诉讼请求,案件进入了执行程序,谢菲应当将888万元支付给父亲。丰台法院依法查封了谢菲名下的房产,但上千万元的拆迁款却不知去向。


“剩下的钱我都烧了。”面对执行法官的追问,谢菲丝毫不松口。


由于谢菲抗拒执行,丰台法院对她采取了司法拘留措施。被拘留后,谢菲这才告诉执行法官,她借朋友杨某的名字在大兴黄村购买了一套400余万元的房屋,并答应抓紧将房屋卖出变现。剩余的钱款她转到了丈夫秦腾(化名)名下,已经被挥霍了一部分。


此外,秦腾还将200万元现金借给了他的老板,并且没有签订借款合同。谢平认为,如此大额的借款却没有任何凭证,不符合借款的一般形式,是女婿转移、隐匿财产的行为。


庭审:父亲提起刑事自诉 女儿女婿成被告

由于女儿、女婿拒不执行判决,谢平向法院提起了刑事自诉,认为两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、裁定罪,请法院依法判处。今天下午,本案在丰台法院开庭审理,许久未谋面的父女俩在法庭上相见,双方却都没有过多的表示。


北京一女子隐匿千万拆迁款被诉,七旬老父当庭落泪

法庭上,谢菲哭泣着表示她认识到了错误,并愿意配合法院履行判决。而秦腾在认错的同时,却讲述了另一个故事。


秦腾称,原本谢平承诺将拆迁款中的500万元交给女儿购房,后来谢平反悔并诉至法院。因为老丈人出尔反尔,他们才在判决后一直拖延执行,希望能找机会协调。


“确实我们借朋友的名字买了房,但这是为了保值,客观上房子也确实升值了。”秦腾表示,他们夫妻花的都是本应属于他们自己的钱,并非想把所有钱款据为己有,“属于老头的钱我们没动,买房就是为了投资。”


谢平的代理律师认为,谢菲、秦腾在法院执行期间从没有如实陈述转移走的案款的真实用途,导致案件无法执行,属于隐匿财产的行为。即使事后两人有悔罪、退还钱款的表现,也仅属于退赃行为,不影响刑事责任的承担。


谢菲的辩护人指出,目前,返还、查封的涉案财产市场价已达900万余元,足以偿付谢平888万元的诉讼请求。且谢菲虽然没有如实申报财产,但在被采取了司法拘留措施后,她主动交代了隐瞒的财产线索,并没有对谢平造成重大损失,因此不符合相关司法解释“拒不执行判决裁定,情节严重”的情形,不应构成刑事犯罪。


本案没有当庭宣判。


老人:女婿在编故事 女儿从小就诚实

“他就是在编故事!”对于秦腾的说法,谢平嗤之以鼻。


谢平说,他了解自己的女儿,谢菲从小就没有自己的主见,结婚后则是一切都听秦腾的意见。女儿向来诚实,对于她所称一直想向自己还钱的情况,谢平表示相信。


但对于女婿,谢平没有一丝好感,他对记者表示,女儿现在的遭遇全都是秦腾指使的结果。自从女儿和秦腾结婚后,秦腾几乎没有拜访过自己,只是每年春节到家中吃顿饭,“什么东西都不带,一个小时吃完就走了。”


在谢林患病后,女儿和女婿拿着巨额的拆迁款,却没有提供过任何帮助。谢平表示,他的身体一直不好,但为了给儿子治病,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看过医生。这笔钱如果能够执行完毕,将用于为儿子聘请保姆及自己治病、养老的开销。


因为此事,谢菲已经失业,目前租住在一个小房子内。不过,谢平称若女儿日后有需要,他依然会提供帮助,“毕竟我是他爹,我得尽到我的责任”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
分享